第2章 代号2:小美女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一直觉醒一直爽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2章 代号2:小美女

    “美女,我们……认识?”

    “嗯!我叫妙妙!你呢?”她很开心的说到。

    唐安一皱眉头,“妙妙?我不认识你,再说了……你也不知道我叫什么,怎么说认识我呢?咱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认识多久了?”他一边问一边心里想着,难道这小女孩儿是自己邻居?同学?

    “刚刚认识的,可能有一分钟了吧?”妙妙说着。

    唐安差点没晕倒,如果这妙妙不是个美女的话,估计他都要发火了,大半夜的哪里冒出来个精神病啊?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认识啊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妙妙看着他,就好像看着一个神奇的东西似得,满脸充满了好奇和求知欲。

    唐安吸溜了一口,把一根挂在嘴角粉条吸到了嘴里,正要说点什么,但还没来得及出口,就见妙妙一把夺过他的筷子,也夹起了一根粉条学着他的样子,吸溜一口,吃了下去!

    “好好玩!我学会了!”妙妙似乎很开心。

    这让唐安顿时凌乱了,这丫头哪儿来的?傻得吧?

    “你饿了?”唐安皱着眉头,语气不是很客气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嗯,想吃。”

    唐安指了指服务员那边,“自己去买!”

    妙妙嗯了一声,过去也买了一份饭,夹了很多粉条,然后坐在这里,学着唐安的样子,开心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安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但是也好,大半夜的有个可爱漂亮的小妹妹陪自己吃饭总也不亏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服务员走了过来,“小子,这丫头饭钱你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唐安差点没噎到,“她不是自己去买的吗?”

    服务员指着她,“她说是你让她过来盛饭的,看着很乖,我也没拦着,但你总要付钱吧?花钱吃饭天经地义对不对?”

    唐安看着开心的妙妙,真是不忍心,“你没带钱吗?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!身上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简短截说,唐安付了钱吃过饭,感觉很饱,但是妙妙却赖上他不走了。

    唐安真的不知道,这个奇怪的女孩儿是哪里来的?好像有精神病!又好像心智不成熟,看着一身很体面的衣服,又像是那个地主家的傻闺女,但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你家里人呢?住哪里?我送你回家好不好?”唐安小心翼翼的问着。

    妙妙摇了摇头,“不想回家,好不容易出来玩的,你叫什么名字啊!我想跟你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爷我叫唐安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的安!”妙妙嗯了一声,“我学过写字,应该是安心的安。”

    “别讨论我了,你总不能一直跟着我吧?这大半夜孤男寡女的也不好啊,要让我女朋友看到又要说我了。”唐安很无奈,这大半夜的,总也不忍心丢下她,但这么个奇葩跟着自己,也不是个事儿啊?

    唐安思考了一下,好像大哥哥似得问到:“你家在哪里?你不想回家就不回,但总要通知一下你家里啊,要不然家里人会担心的。”“不想,他们好像都不喜欢我,别人欺负我,哥哥也不帮我,我不要回家,不要被关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离婚了?”唐安问。

    妙妙摇了摇头,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爸爸妈妈不过了,也不要你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我没见过妈妈,大家不喜欢我,总是很奇怪的看着我,对我指指点点,还有人要打死我呢。”说着,她低下了头,一副很失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唐安被融化了,他真是不忍心,“你家里都什么人啊?这么好个闺女,就是傻一点就不喜欢了,真差劲,诶……算了,我先陪你玩两天,然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妙妙低着头,一边用手指头算着,一边嘀咕着,“两天……两天也很久了,嗯……”说完她痴痴的望着唐安,“那就陪我两天,然后我就走,不给你添麻烦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唐安感觉自己得救了,这是从遇到这丫头到现在,听到最像正常人的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唐安对她伸出了小拇指,“拉勾儿!”

    妙妙没见过,感觉很新奇,学着她的样子,“哇!好好玩,拉勾儿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“拉勾就是约定,约定了就不能反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要和唐安拉勾,我们约定!”妙妙无比的真诚,充满信任和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眼神,他一辈子都没忘记过。

    “嗯,约定!”

    “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!”

    “哇!还有咒语!好厉害!”

    拉勾之后,两人面面相觑,紧跟着妙妙打了一个哈欠,“困了,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开车回家,你坐车跟我走。”唐安说。

    但妙妙却摇了摇头,“不喜欢坐汽车。”

    “房车,你可以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唐安泄气似得身子一怂,“好吧!你又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深夜。

    唐国,某山林深处。

    一个俊朗的少年,站在树林之中,他的面前是一个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……人。

    她,浑身上下的血脉都在起伏膨胀着,似乎随时要爆裂,她的眼睛是血红的,指尖的利爪闪着寒光,满嘴獠牙,无论是这张脸,还是整个身体,她更像是一只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我?我的灵痕与我双生多年,它从没有过暴走,我们相依为命,从没做过错事,为什么?我没做错事,我没犯错。”猫女虚弱的问着。

    少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冷峻高傲,冷峻的眼神,成熟的让人心疼,高挺的鼻梁,细薄如线的嘴似乎永远不会笑。他盯着猫女,突然一抬手,“灵痕,镇山河!”一瞬间,猫女脚下的大地突然裂开,整个人直接掉了下去,紧跟着,周围的树木藤蔓也开始不断的扭缠、绞杀她……

    骨肉送葬,血祭山河……

    少年冷峻的看着一地狼藉,没有露出丝毫的怜悯。

    他叫秦风,是唐国第一大家族,城北秦家的嫡长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于话多,猫女,你的确没有害过人,但你的灵痕太不稳定,邪灵已经吞噬了你的心智,为了一方安定我必须杀了你,对不起!”说完,秦风扬起手,直接操控周围的乱石将她埋葬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美女管家走了过来,“少爷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风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不见了……在首都商城的停车场里,一个偷车贼把车子开走了,房车开到了一个近郊小镇停了,调查了监控,没看到大小姐踪影。”

    秦风嗯了一声,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,“用最快速度给我把妙妙找回来!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“正在查!我保证会让偷车贼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敢偷走我妹妹,我会让他不得好死!”秦风说完,重重的挥了一下衣袖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