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代号8:自由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一直觉醒一直爽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8章 代号8:自由

    “妙妙,这是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!云端游乐场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站在游乐场门口,看着里面五花八门的东西,妙妙满脸痴像的看着,如长龙一般的过山车轨道、高耸入云的摩天轮、正在摇摆着的大摆锤,还有一百米高的激流勇进。

    这……可能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的,如果她没遇到唐安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妙妙如此激动的样子,唐安欣慰的一笑,“我们进去吧!这里面很多好玩的,你想玩那个,我就陪你玩那个!”

    “好!安哥哥说好玩,一定是好玩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

    唐国首都,秦家堡。

    内堂里,一位中年男子坐在中间的椅子上,他就是秦家的家主掌门,秦风的父亲,秦岳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站着两排人,全都是秦家的骨干,左边最前面的便是秦家的大少爷秦风,右边最前面的是女管家,林夕,她也是一个金字级灵痕拥有者。

    “秦妙语丢了几天了?”老爷子秦岳满脸的愤怒,但语气却刻意压的很平和。

    “两天。”管家林夕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风微微低头,说到:“父亲,再给我点时间,我已经全国发下寻人启事了!而且偷车贼已经自首了,警方我也联系上了,没找到妙妙,监控也看到了,车子到了城郊小镇的时候妙妙就已经不再车里了!”

    “那人呢?”秦岳很不爽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风低下了头,眼神一瞟望向了管家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这个偷车贼有问题,而且已经在警察局里自杀了,我调查了,那个人是患有不治之症的病人,就算不自杀也活不了几天了!这可能是一场阴谋,偷车贼就是一个工具。”林夕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掌门秦岳站了起来,“通知防御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通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一定给我调查清楚,但必须要在防御局之前找到秦妙语!不然……她就不是我们秦家的人了!”秦岳语气很奇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他是我妹妹!我看谁敢带走她!”秦风满脸威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岳对他竖起了大拇指,“那就在防御局的人之前找到他!这一次,他们派的是冰起宁,金字级别的灵痕拥有者,倒不是怕她,但最好别发生冲突!另外……你妹妹,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“是!父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家人和防御局心心念念想要在对方之前找到的秦妙语,却在h市这个全国最大的游乐场里,跟着唐安尽情的玩他得到的,所以……我希望妙妙以后会自由的!”唐安说完,忍不住用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儿。

    “安哥哥,你能给我自由吗?”

    今天,她穿着的是新买的裙子,像个大洋娃娃似的,特别可人,唐安望着她,突然无比的感慨,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公平,自由……从何谈起呢?

    唐安叹了口气,自由……

    这是他多么渴望的东西啊!但是无论是出身,还是爱情、还是未来,他都完全没有办法自由,毕竟自由是需要成本的,他没有……天生就没有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我自己都没有的东西,怎么给你呢?自由……就像是蓝色的梦,只要我们心中有,那就有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妙妙似乎有点失望,她低着头,小声的自言自语着,“可惜了,我还以为自由是可以交换的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般天真的样子,唐安的心碎了一地,那一刻,他只想让她开心一点,哪怕是欺骗。

    于是唐安牵起了她的手,轻轻的抚着她耳畔的长发,“妙妙,放心好了,自由是可以争取的,如果有一天我拥有了自由,一定会分享给你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妙妙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,然后对着唐安伸出了小拇指,“拉勾儿!”

    唐安哭笑不得也对着她伸出了小拇指,“拉勾儿上吊一百年不许变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周围的天色突然暗了下来,但是短短一瞬间之后,一片灿烂的阳光照轻柔的射进了格子里,唐安和妙妙齐齐转头,然后用手半遮住眼睛。

    是阳光!他们穿透了云层来最高点了。

    “看,多么美好的阳光啊!”妙妙灿烂的笑着,然后不知不觉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胸前,痴痴的笑着,“安哥哥,你真好,你是对妙妙最好的人了!如果有人欺负你,我就让他永远消失!因为安哥哥是妙妙的好哥哥,我不允许有人欺负你!”

    听着如此孩子气的话,唐安以为她在说着玩呢,因为她一直都像一个几岁的孩子似的,于是也配合着她说道:“如果有人欺负你,我也会和他拼命的!如果全世界都欺负你,我就和全世界为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他们眼中的全世界应该也不大……但我的世界。”说完,妙妙张开了怀抱,然后把唐安整个抱住在怀里,“这就是我的全世界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唐安看着她,感觉无比的心疼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自己不过是陪她简单的玩了两天,就在她心里变成了如此重要的人?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