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师傅死了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器王炼天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三章 师傅死了

岳山现在有些犯难,他不太敢碰夏天,因为夏天的身上所缠绕的火焰极其特殊,不过他略微一想其中缘由后便道:“乖徒儿,你把手中的戒指取下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被九阳真火所包裹的夏天,似乎并不觉得有任何的奇怪地方,只是顺着师傅的意思取下了戒指,果不其然他身上的火焰瞬间就熄灭,不应该是回到了体内。

    岳山这才松了口气,要知道九阳真火珍贵程度之巨,那是无法想象的,若是有人知道了夏天的存在,只怕会迫不及待的捉了他,尝试着炼出他体内真火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岳山便叮嘱道:“你以后切不可戴上这么戒指,只需要将其放在身上就行了,另外你不能告诉别人刚才的事情!”

    夏天不明白的问道:“刚才的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说出九阳真火的事情,你要切记。”岳山再次叮嘱。

    夏天点了点头,将戒指放进了内衣口袋中,贴身藏着,这是师父送给他的礼物,可不能弄丢了。

    岳山见他那模样,不由得觉得好笑,搜索了一下身上还有什么什么玩意,可他向来不喜杂物,还真没个好玩意给夏天,便随手将一本书取了出来,这本书上写得字他又看不懂,可看起来书倒是有些年份了,便递了过去说道:“既然戒指你不能露在人前,那就把这本书送给你玩吧!”

    夏天接过了书,可书上的字对于大字不识一个的夏天来说,就好像蚯蚓一般,他刚想要说自己不识字,却见岳山皱起了眉头,伸出手示意夏天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他凝神听了一下,忽然面色一怒道:“好个贼子!”

    说罢便道:“你先在这里呆着,师傅有事出去一下!”

    他化作一道光芒飞出了房间,看的夏天羡慕不已,也趴在窗头看到那抹流光,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要能这样就好了。

    岳山化作的流光忽然停在空中,他胸中烧起一片怒火,此番此景不由让他想起了,曾经和自己一起玩大,却被地主家的少爷肆意玩弄到死的亲梅竹马,他也正是因为想要报复而被打得半死,才被师傅救起,可从此之后,他便十分的痛恨淫贼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景是两名穿着白衣的男人,一脸的俊俏模样,却肆意的玩弄着个女人,他们不仅仅玩弄着,还使得是阴阳法门,将那女子的阴元强行采收,只是片刻那女子便化作了白发苍苍的老人,两人则笑呵呵的捞起了裤头。

    岳山一见自己来晚了,更是发气,他背后背着的宝剑是把三品飞剑,正好适合他这个辟谷期的修真者用,他一挥手,那宝剑便似长了眼睛般朝着两人刺去。

    他再从怀中掏出一物,是个锥子,将锥子向天一丢,掐个法诀,锥子也如同宝剑一般刺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那两人修为不弱,每一个人都不逊色于自己,可他已经怒火中烧没了理智,明知道自己一个辟谷后期的根本不是两个辟谷后期的对手,还动了手。

    对手也不是好人,凭借干的这些天怒人怨的事情,自然也擅长偷袭之道,之间两人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阴风,不由大惊,同时飞射两边而去,宝剑似长了眼睛一般毫不放弃。

    两人稳了神才见不过是两个三品宝贝,不由一笑,同时祭出了各自的法宝,朝着宝剑锥子一磕。

    岳山便大叫一声不好,整个人脑袋昏沉沉的,三品宝剑已经被他炼化,心神一体,如今宝剑受了攻击,他自然不会好受,等他看清楚对方的法宝之后,更是心寒。

    阴阳玉,阴阳谷。

    阴阳谷的人都有着量产的法宝,虽然是量产的法宝,可也是由中品材料所制造,加之炼制的手法契合了阴阳谷的心法,所以阴阳谷的人往往都能够越阶使用法宝,而这两人用的正是两个圆球,圆球半黑半白,浑身泛着宝光,绝对是四品之中也算的上中上品的宝贝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也就岳山的师兄有个差不多的,他的法宝大多数都是二品的,本身修为就已经不如人了,连法宝更是不如,岳山不傻,便想逃跑。

    他丢出两个玉石,再丢出一个小鼎,连带把挂在腰间的酒葫芦也丢了出去,本想乘着法宝施为,拖延一下时间逃跑,可不想丢出去的四个法宝竟然落了空。

    天空中突然出现一方白玉瓶子,迅速的变大之后将他丢出的法宝尽数吞灭,一瞬间就炼化开来,岳山心神受损,一口鲜血吐出,气息微弱不堪。

    只见那白玉瓶子慢慢变小,回到了主人手中,它的主人穿着白色的袍子,领口处画有阴阳的标记,开始的两人皆站在他的身旁恭敬的叫了声:“大师兄好!”

    那大师兄冷哼一声道:“两个废物,都叫你们小心点了,还被人瞧见了!”

    两人则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的立在旁边,生怕惹了大师兄生气,将他们收入玉净瓶中炼化开来。

    大师兄见两人已经露出悔过的心思,知道也不能太过分,便将手中玉瓶收回,取出一方小玉剑丢了出去:“已经耽误了些时间了,我们乘早回去,免得师傅老人家出关,怪罪我们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应是,那小玉剑却化作一道光芒瞬间穿破了岳山的身体,岳山眼前一黑,整个人便从天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能死在五品法宝之下,算你走运!”大师兄说道。

    能用五品法宝的大多都是元婴期的高手,观这大师兄也不像那般高人,恐怕这法宝也是用了秘法炼制,炼制的人耗费了相当大的心思,才让金丹期的高手能够驾驭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夏天一见自己师傅掉了下来,大喊着从客栈跑了出去,朝着师傅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!”白衣弟子见到夏天冲出,忙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大师兄哼道:“连筑基期都不到的凡人,杀他反而脏了手。”

    夏天跑到了师傅的面前,抱起他的身子,之间岳山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,他不由得大声哭了起来,很少有人对他这么好,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了,却偏偏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夏天的心中十分痛。

    他的脸挂着哭痕,看了看站在天上俯视下面的三人,他将三人的脸完全的映入了眼中,他不笨心中想着迟早要学好本事,为师傅报仇。

    那大师兄也不多做停留,反正夏天这样的人天下多的是,他才不会记得,甚至于连杀人都懒得杀。

    可岳山的尸体就冷在了夏天的怀中,一想到前一刻还在自己面前说话,这一刻就已经没了命,夏天心中不知作何感想,只是了解到了人的卑微之处,也让他坚定了要修真的心思。

    师傅的尸体不能就这么随意掩埋,夏天只能将岳山的尸体背上,他想起师傅说他师兄是个金丹初期的高手,所以他要回去师傅那里请他师伯报仇。

    集市距离太庙山的距离看起来不远,用岳山的修为来看只需要半个时辰,可夏天没那本事,亏得他从小种田,体力还是不错,背着岳山的尸体,走走停停的用了几天,才赶到了山下,他没有钱财,只能靠着周围的草根树皮野菜之类果果饥,也亏他一心想着要为师傅报仇,才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才走进太庙山的山下,一望见那高耸的山峰,就感觉身体里的力气似乎用尽了一般,倒在了旁边。
Top